讀者一男子投犒
  • Julia Sunsun

讀者一男子投犒


讀者一男子投犒

升上大學之後,我終日忙於多姿多采的校園生活及排山倒海的庄務,甚少再與中學同學聚舊。即使是往日很熟的舊同學約我,我往往也會婉拒甚至是爽約。久而久之,會繼續約我聚舊的中學同學實在是少之有少。說實話,中學時期的回憶是苦澀的比甜的多。我很想能擺脫中學時期的一切,不希望再與舊同學相聚。

可是,有那麼一位中學同學,從公開試後至今都一直堅持要與我聚舊。我感到很困擾,因為當日令我在中學過得苦不堪言的人正正是她。她是Alison,一個不斷向別人宣揚我是「基佬」的女生。

遠在我意識到自己的「身份」之前,已有不少同學懷疑我是男同志。我不熱衷於任運動項目,言行總被稱是「娘娘腔」。我和大部份男生所喜歡或感興趣的事情都不一樣,而我亦一直是單身,便有同學笑說我一定是男同志。其實我是雙性戀者,我從來都沒有按性別去選擇對象。今次我只不過是喜歡了一個人,而他剛好是男生而已。

在我遇上現在的男朋友之前,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是異性戀者。我曾暗戀過一個學妹,可是她拒絕了我的表白。這樣難為情的事叫人難堪,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,我也不覺得自己需要告訴任何人。很多人都認為雙性戀者是花心鬼,到最後亦只會選擇行異性戀者的道路。我不排除有抱著這樣想法的雙性戀者,但我不是這樣的人。世事又怎能一概而論呢?

在餐廳內點餐後,Alison第一句便問我:「你出pool未?」我聳聳肩,扮到一面無奈地說謊:「我仍然是單身漢。」我的腦海閃過往日被Alison恥笑是基佬的片段。我看著眼前的這個女生,不禁歎了一口氣。即使是畢業了,我也絕對不要讓她知道我的真實身份!

中學時期,我從未向任何人透露我的真實身份。不過,堅信我是同性戀者的Alison,總是到處向同學和老師宣揚我是男同志,總是在好奇與我相識的男生是不是我的「相好」,總是在批評同性戀者的「惡行」時邊說邊看著我。對於沒有出櫃的我而言,她就像是社會上恐同的代表者,時時刻刻都宣告著她有多討厭我的存在。

整頓飯的話題也離不開學業與part time,實在是叫人覺得無聊得很。我呷了一口凍檸茶,不經意地問:「你呢?你還是單身嗎?」我以前曾聽過Alison暗戀班上某個男生的傳聞,也曾聽聞她向別班的男生表白,但是否可信我就不清楚。

她頓了一下,然後低著頭說:「我早就出pool了。」真不知道是哪個男生這麼不幸,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問:「對方是個怎樣的人?」她欲言又止,一下子答不出半句話,似是有什麼難言之隱。我笑了笑,「不用擔心啊,我又不會取笑你,你不想說的話可以不說。」對啊,我怎會如當日你作弄我般取笑你?Alison鼓起了勇氣:「對方是個女生。」

我是他媽的驚訝。

我搖搖頭,皺眉道:「不可能,你不可能是Lesbian!」我內心的感受如打翻了的調味架,百感交雜。當日整天取笑我是基佬的人,又怎麼可能是同性戀者呢?

Alison翻出了電話,給我看了她和另一名女生接吻的合照:「是真的,我沒有騙你。」

以往Alison對別人辱罵同性戀者的片段又再閃過,我實在是無法相信她是一名Lesbian。除了表示驚訝,我不知道我還可以說些什麼。

Alison尷尬地說:「這件事只有你知道,你不能告訴別人啊。」即使我還是不能接受她是同性戀者的事實,我還是輕輕地點頭。

原來早在她恥笑我是基佬前,她已經和目前的女朋友在交往了。Alison問我是否同性戀者,我沒有回答。當日令我過得苦澀不堪的人不就是她嗎?除了掩飾身份外,我不能理解為何她以往會一直散布恐同的言論。

真的很可悲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更多性/愛知識,歡迎來糖不甩論壇傾下。放心問,安心信。https://discuss.stickyricelove.com/


全力支持 SUPPORTED BY:

“累積學習”計劃

Accumulator Scheme

合作伙伴 Partners:

seshglobal.org

訂閱每月消息!

© 2020 Sticky Rice Love 糖不甩
此網誌及相關超連結內的內容純屬普遍意見,若就身體上的任何問題,敬請就個別意見,諮詢閣下的醫生。

The advice given in this platform and the related hyperlink is of a general nature only.  For specific advice on the medical conditions, please consult your medical docto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