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ulia Sunsun

糖不甩義工分享


糖不甩義工分享 小米 媽媽對我投身性教育表示不能理解,不願意聽我分享我的工作。她認爲女生還沒有結婚就與人談性,會給人放蕩的感覺,對形象不好。有時甚至說她的女兒怎麼會變成這樣,做這些不體面又沒有收入的工作。 我不喜歡與人爭辯,我明白上一輩的人沒有性教育,面對性這個議題自然會逃避,更不會與我談性。性別定型在社會中有一個很傳統的地位,很多人總是覺得女性是勞動力的附屬,男性的責任必定比女性更宏偉。或者是男性在談性方面有優先權,但相對地必須擁有符合媒體要求的性能力;女性是不應主動有性慾的,但又要符合主流的女性形象和責任。這些情況我都很希望能改變,令大家認識到自己的權力和獨立性。 面對家人的質疑,我只能慢慢地堅持我的工作,當有一些成績,媽媽會看到。我並不孤獨,因爲很多糖不甩義工都面對家人的不理解。有些義工甚至不敢告訴家人自己是糖不甩的義工,也有家長十分反對兒子參與性建康推廣工作。我知道所有事情都需要耐性才能做到,在與媽媽的摩擦中,我更加能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。 如果你想加入我們,促成社會的點點改變,就成爲我們的義工吧!


3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