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ulia Sunsun

能令我愛上的是靈魂,不是性別


能令我愛上的是靈魂,不是性別 By Ida的小雲 我倆相識了近十年,當中發生過的事情有太多,難以一一交代。我們不是情侶,她卻一次又一次地影響了我對愛和性的看法。 我們於青春期時相識。那時我剛與初戀男友分手,而她才剛與初戀女友開始交往。縱然彼此的成長的背景和生活圈子截然不同,我倆卻總是無時無刻通過電話和SMS聊天。 她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個同志朋友。 關於她的性取向,我是從她在Qooza上所顯示的個人資料所得知的 (天啊,千禧年出生的孩子知道什麼是Qooza嗎?) 。她和她的初戀女友都不是Tom-boy,沒有人能看得出她們是女同志。即使二人在人前顯得很曖昧,但基於雙方都是女生而不是男生,再親密大家也以為她倆只是好朋友。 事隔很多年後,我才發現一個人的外表和打扮是基於衣著喜好,而不是性取向。當年有很多人常問她一個愚蠢的問題:「到底你和你的女朋友當中,誰是扮演男生的角色呢?」她倆明明就是女同志,兩個人都是女生。我有密友是男同志,他曾對我表示他需要在戀愛關係中扮演女性的角色,我為他的想法感到可悲。一段戀愛關係中,為什麼一定要有人去扮演男生或女生的角色呢?大概這就是異性戀霸權所引起的誤解吧。 另外,即使兩個女孩子十指緊扣,大部份人都會認為這是女生之間表現友好的行為。如果換成是兩個男生十指緊扣呢?大家便會皺眉笑說:「很Gay!」 「愛上和自己擁有相同性別的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?」那時候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同志的心態,但別人的性取向從來都不是我交朋友時會考慮的因素。 某天,這位朋友居然和我表白了,並順速與初戀女友分手。我沒有答允,但我早已忘記了自己是用什麼理由去拒絕她。起初她很難過,後來我們繼續維持好朋友的關係。我一直都以為自己不接受她的追求是基於我不喜歡女生。她接受我是異性戀者的事實,卻一如以往的喜歡我。 她的考試成績很爛,但她從不在乎。直至有一次,她哭著告訴我因為她的測驗成績差強人意,繼而不被允許與我外出看電影。還有很多次,她因為我而付出過很過的努力,作了很大的改變。每每我都覺得自己的心被打動了,但這種感情不是基於愛慕。 地球圍繞著太陽轉了數個圈,她換了很多個伴侶,我卻仍然是單身一人。朋友問我,若有一天有一個條件不錯的女生向我表白時,我會接受嗎?我的答案是:「無論他是男生或女生,也要看看我喜不喜歡這個人啊。」朋友表示不能理解,但我認為能令我愛上的是靈魂,不是性別,更不是其餘一切的外在因素。 後來,我認識了另一個女生,二人交往了數年。那是我第一次喜歡上一個女生,原來這種感覺和喜歡上男生的感覺相同,都不過是愛上了一個人罷了。我猜,每個人都有可能是雙性戀者。如果你認為自己並不是雙性戀者,或許只是你未能遇上叫自己心動的同性或異性。 現在我可以肯定自己是一名雙性戀者,我仍然深信能令我愛上的是靈魂。或許旁人並不會理解,畢竟有些事情就是未經歷過便難以明白。我不強求別人能明白我的感受,就像愛與情一樣是無法勉強的。但我希望大家不要在生活中為自己定下太多的限制,想清楚自己的心聲,按著心的指引和善意去出發吧。 ------- 讀者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同性婚姻在香港的地位

婚姻對於好多人嚟講,可能只係一紙婚書,婚姻所帶來嘅權利同義務好似都理所當然,但對一部分同性伴侶嚟講,被合法承認嘅婚姻所代表嘅嘢,可能比一切都重要得多。同性伴侶即使係外地結婚,呢一紙婚書係香港都只不過係屬於佢地嘅浪漫,係香港法律上其實無任何嘅意義。咁樣代表啲咩?係伴侶需要進行重大/決定生死嘅醫療程序程序個一瞬間,你唔可以係同意書上簽名。即使伴侶無其他親人,你都唔可以參與決定嘅過程,陰陽可能只係相隔一

全力支持 SUPPORTED BY:

“累積學習”計劃

Accumulator Scheme

合作伙伴 Partners:

seshglobal.org

訂閱每月消息!

© 2020 Sticky Rice Love 糖不甩
此網誌及相關超連結內的內容純屬普遍意見,若就身體上的任何問題,敬請就個別意見,諮詢閣下的醫生。

The advice given in this platform and the related hyperlink is of a general nature only.  For specific advice on the medical conditions, please consult your medical doctor.